故仔

手机没有装lo,回复略慢

推荐一款背单词的App:拓词。
这个软件曾经一度停止运营,现在不知怎的又回来了,哈。

有各种词库可以选,四级六级,雅思托福,等等。在我用过的背单词软件里,最中意这款,因为它非常简单,只是单词一个个跳,有一种机械的快感,有点类似于那种水果连连看游戏,能程式化地玩很久。利用碎片时间特别好,拿它和别的学习手段结合,效果还是不错的!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30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还没有结束(放大字体),

农家乐会有的


所有计划不得不搁置。

凌晨的时候,瑟兰迪尔再度发生心跳骤停。

瑟兰迪尔在睡梦中突然失去生命迹象,好像伴随着这一夜即将黯淡的星辰,他的灵魂收到了曼督斯的邀请。

医护夺门而入,为国王推注药物进行电除颤,试图做最后的努力,他们怀着一个渺茫的希望搏斗,直到机器上那一条变得笔直的线不情不愿地再次恢复了波动。

埃尔隆德此时发现,他错过了把瑟兰迪尔运上飞机的机会。

无论根据医学标准,还是急救经验,理智都告诉他,瑟兰迪尔此时的状况已经不支持长途旅行,即便他们可以飞到灰港,谁也不知道海上航行要用多久,瑟兰迪...

失去了对生活和码字的兴趣,只想躺平……

请参考抱住人腿不肯自己走路的大狗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9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
莱戈拉斯手叠在脑后,躺在森林中那棵大树树顶。从瑟兰迪尔房间出来后,他便一直躺在这儿,望着天空与群星出神。星辰之后的光辉并不能驱除情绪五味杂陈,他思考着瑟兰迪尔的话,和自己刚刚发下的誓言。

埃莫曼提克庄园的所有建筑都亮着灯,端庄轮廓若隐若现在黑夜里。这座被森林重重包围的精灵庄园,似乎永驻在时间的长廊之中,拥有极为古典的气度。

——可是任何人都看得出,古典并不意味着原始,它有一个古典的内核,仍然披着现代文明的外衣。

莱戈拉斯记得一些截然不同的地方。

遥远的地方。

衰微的村落。一轮圆月之下,无穷无尽的荒原。世界上真的有那样无情、苍凉,而又...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8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中秋节快乐


莱戈拉斯和阿拉贡像电视片里两个被精灵包围起来的半兽人,透着一股活该、但又挺悲惨的气味。

瑟兰迪尔遇袭的晚上,他们两个——主要是莱戈拉斯——就被一队精灵押回埃莫曼提克庄园,被看管起来。他们知道的消息很少,一五一十全都坦白了,“我不知道他们会攻击Adar。”莱戈拉斯小声说。

“幸亏你不知道,你要是知道,早被卫队揍死了。”瑞文冷冷说。

莱戈拉斯忙缩进了沙发。

他们两个对接下去的事情,都是在新闻里看到的。

好几个电视频道轮番报道了警方最近针对黑帮“刚达巴”的大型行动,据悉已经逮捕相关人员超过十名,他们看到一个镜头,全副武装的警...

关于“不知者无罪”这个问题

Ikarasu:


  因为看到微博上那张翠鸟照片的问题,所以和基友聊了一会。

  基友说我观念太武断、语气太强横,但事实上我一直认为:无知是一种罪。

  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“我不知道”来推诿。


  首先是宠物问题。

  因为我是个鸟痴,所以经常有人@ 我各种鸟类的“萌照”,我几乎没有转发过。

  因为这些照片大部分在我看来不是萌,是可怕。

  动物和人类的情绪表达方式不一样,很多人类认为非常可爱...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7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
埃尔隆德演讲的时候竟然想起瑟兰迪尔。

一个瞬间,他无故想起往事,如同电影镜头:那竟然是在达哥拉平原的战场,他在列阵前方看见了他,一片肃杀冰冷的血气,大雨铛铛打落在金属盔甲上,发出铿然之声。

他看到密密麻麻的竖立的长矛倾转方向,而瑟兰迪尔缓慢抽出长刀,被尘土和血污染过的金发收在头盔里面。

他掉在最狰狞的回忆里悲伤地看着瑟兰迪尔,同时觉得诧异——最后一次联盟之战是参战者内心永存的一页,可那毕竟已是杳不可辨的上古第二纪元。后来埃尔隆德觉得,这是直觉对于厄运的提示。

他走下台,林迪尔向他走来。林迪尔身后是两名西尔凡精灵。

他当即想办法脱身,...

朋友们节日快乐。

May you always know the truth,And see the lights surrounding you. May you always be courageous,Stand upright and be strong..May you stay forever young.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6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
瑟兰迪尔第一次遭遇人类伏击。

伊露维塔的次生儿女一直是首生儿女的盟友。人类——或许愚蠢、残忍、懦弱,可是同时智慧、善良、英勇;现代文明崛起以后,两支种族生活融合,大体上和睦共存,从未流过血。瑟兰迪尔想不起与这一代人类打交道时产生过什么重大纠纷,一时也猜不出这些袭击者的来头。

他判断暴徒的领头是一个相貌凶恶的疤脸,那人类肤色苍白,犹如尸体,体型极为健硕,比他还要高大,左脸两道垂直深疤刀劈似的从眉毛直贯下颌,一条横疤又从鼻翼伸过眼角,交叉过去,手臂挟持重型武器,往他们SUV扫射的应该就是这个人。

瑟兰迪尔目光扫过倒在地上的司机,一位年轻精灵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