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仔

手机没有装lo,回复略慢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4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最终没有赶上五月,大伙儿凑合看吧T^T


The Varda Price传统午餐会如期举行。瑞文戴尔宴会厅这座古老厅堂经过数不清次数的维修装潢,保留的第三纪元精灵风格依然清晰可辨,壁画表现众维拉在西方大海建造“礼物之地”安多尔,而努曼诺尔第一位国王塔尔•明雅图尔(埃尔洛斯)追随埃兰迪尔之星航行向西,登上艾兰纳。

埃尔隆德站在壁画前,就好像在他的人类同胞兄弟的守望之下,擎杯致祝酒词,并透露道:“我意欲引退。”

在场奖项理事会与特邀学者,很多身为现在瑞文戴尔居民,拥有科学界冷静睿智的头脑,但这个消息不啻核弹,一时间惊愕成为了现场唯一的表情。...

关于N-E-S的更新

木有弃坑!

还蹲在这里的小伙伴真的非常抱歉,最近在搞一个大事情——买房。

这件事只能用一个词形容——累,如果再加一个词——烦。跑不完的路,操不完的心,又累又烦,又烦又累。

你们知道,写文需要一种感情,最好啥事木有,沉浸在那里,可是现在上班不算,业余时间尽忙着跑来跑去了。下一章才写了三千,还差一点,我争取端午节更新。

并且我还担心东写一笔西写一笔,质量跟不上,这个真没办法,尽力而为。

抱歉抱歉,谢谢大家

阅读和护肤一样,太个性的一件事了。

因为佩佩的微博po过看《沙丘》(DUNE),他说这本书真好看希望永远不要结束,所以我去买了一个电子版。

可是根本看不下去!不知道翻译的缘故还是什么,味如嚼蜡,每看一个进度都要鼓励自己“大佩佩的推荐啊!大佩佩!”然后才能继续看下去。甚至专门去豆瓣试图找一点剧透,“万一后面会有趣起来呢”这样想。

结果豆瓣有人说,《沙丘》比阿西莫夫强,天啦气死我了!代表阿西莫夫消灭你们!这些异端!《沙丘》能有一毛钱强过《基地》吗!

为了大佩佩我会坚持看完的。不过我觉得我不显摆,也几乎不看什么列书单列阅读计划之类是很正确的,阅读太私人了。

我很好奇有没有什么书,是全人类大...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3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
莱戈拉斯以前看过古装剧,古代刚铎国王快要死掉的时候,大臣们总是聚集在国王的房间外面,隆重等待国王咽气的那一刻。

莱戈拉斯到达埃莫曼提克庄园以后,忽然发现自己正面对着这一幕,各路精灵——包括巡林员瑞文,熟悉的西勒德、加里安,还有卡尔农的米伊玛,还有Mirkwood的CFO,还有这一届族群议会议长,他还看见了他的心理医生费伦,甚至好几名他不太认识的精灵——济济一堂,全部汇集在一个客厅里。这些精灵大都身着传统服装,神情端肃,好像正在等大事发生。

“不会吧!”莱戈拉斯震惊地想,冲进了瑟兰迪尔的卧室。

卧室气氛平静,多了一些医疗设备,但没有旁人。...

天啦这三个小短片从没看过。这种资源现在根本找不到下载啦!有3P啊,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731592/index_2.html

说到底我喜欢RTD时期,S1-S4,好喜欢九任和十任Doctor。

在那个时期Doctor的基调,实际上是一种永远也不可能填满的永恒孤独,但是呢,走出塔迪斯,看啊无穷的宇宙,探索不光的秘密,搞不完的事情——RUN! RUN! RUN! 

在那个时期的人性是复杂,但是光辉的,英勇的人类!Rose和Martha和Donna,包括偶尔出现的莎拉简,活力四射的女孩和大姐,她们的出彩和相貌啦三围啦都没有关系,是一种真实普通人的出彩。

我不喜欢莫法特那种经常倒叙闪回的炫技,我就喜欢RTD那种通俗狗血啊!

改名叫WHO仔。

www.globalgiving.org

这是一个位于美国的非盈利捐赠网站,如果大家闲着不介意,可以去里面看看,捐一点零花钱。

主要是为了世界上的妇女或者儿童。比方说下面这个,捐给一个庇护所,用来保护70个小女孩逃避割礼和被迫结婚。

捐赠

女性割礼——我觉得这个词不能准确表达出残忍,实际上是残割女性生殖器,在女童时期,甚至婴儿时期,把阴蒂等女性外生殖器切割掉,只剩一个小孔用于排尿和月经。目的是为了保持女童贞洁。而这样的“手术”往往毫无医疗设备和消毒手段,只有一个刮胡刀片。一些小女孩在过程中死去,存活的则终生痛苦。

中国裹小脚已经是电视剧的故事,但上述残割作为习俗,在很多国家仍然存在,...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2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吃我一盆狗血(╯-_-)╯~小莱要下章出场了


瑟兰迪尔事实上失去了一切概念,只感到身体正溺水般下沉。他感到一种动弹不得的虚弱,仿佛血管里流动的不再是血液,而是疲倦。意识的若即若离中,他听见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又短又促的呼吸声,花了一点时间,他意识到这正是他自己费劲喘气的声音。

“你很累吗,Thranduil?”冥冥中的声音问他,更近的地方,在面前。

“是的。”他回答。

他坐在橡木椅子里,不是任何一张橡木椅子,而是那一张。在阿蒙兰斯,欧瑞费尔书桌前面的、那一张。

宫殿窗外伸来一条粗壮遒劲的绿色枝条,不是随便一棵森林深处的老橡树,那是——...

好激动B站Doctor Who音乐会。10th主持,还有一个闪闪发光的塔迪斯。

哦Rose,

“我燃烧了一颗恒星来说再见”。

哦Donna,

“We had the best of times. The best."

(ETE/ALA)THE NEVER-ENDING STORY 21

ET/TE无差

AL/LA无差


埃尔隆德站在阳台,远远望着瑟兰迪尔漫步走向海岸。

瑟兰迪尔的金发束在脑袋后面,因为海风的缘故,轻轻飘拂着。

按照这些天的作息规律,那位国王会在海边呆整整一个下午。

埃尔隆德把瑟兰迪尔弄上岛的时候,做好过心理准备——瑟兰迪尔将有一段日子和他过不去,毕竟那位国王骄矜倨傲、喜欢大发雷霆,坏脾气写进了历史书里。

然而出乎意料,几乎第一天瑟兰迪尔便被海洋俘获。西尔凡精灵国王体内的帖勒瑞族血统如同没有潜伏期的病毒,遽然发作。埃尔隆德发现瑟兰迪尔静静坐在海边,出神,脸上偶然呈现一种剧烈的神情,仿佛乌欧牟亲吻了他的心脏。

第二天瑟兰迪尔就和工作人员...